e世博21点赌博
首页>中国与世界

东亚合作亟需破解日韩争端困局

2019-10-21 13:31:00 来源:今日中国 作者:本刊特约评论员 张旭东 【关闭】 【打印】

    自2018年末出现所谓韩国军舰用火控雷达照射日本自卫队军机事件以来,日韩关系就呈现出不断恶化的迹象。双方各执一词,使原本通过事务级会谈可以解决的安全问题不断发酵,引发两国在历史问题、贸易问题等方面的矛盾不断激化,政府高级别官员的沟通陷于停?#20572;?#29978;至日韩领导人在现阶段都难以通过直接会晤解决两国之间存在的问题。不仅如此,日韩矛盾对于东亚地缘政治和经济局势也有着重要而直接的影响。中国的这两个邻国之间的争端加剧,对于东亚经济合作具有十分负面的影响。

  ?#23548;?#19978;,各方?#32423;?019年年底完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寄予厚望,同时也希望中日韩自贸协定能取得突破性进展。作为今年中日韩三国首脑会谈的主办国,中国迫切希望日韩双方能通过理性沟通,尽快化解日益高涨的对立情绪,重新回到合作的轨道上来,在充分尊重历史的基础上大力拓展面向未来的合作空间,使中日韩三方在日趋复杂的国际环境中,特别是面临巨大的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和贸易壁垒情况下携手合作,共同维护多边贸易体系的稳定,推动东亚经济的?#20013;?#32321;荣和地区长久稳定。 

  历史心结难解 日韩关系再陷低谷

  日韩两国的矛盾非常复杂,但很多矛盾的根源在于历史问题。被日?#23616;?#27665;的历史对于韩国而言是无法被忘却的一段记忆,也是民族情感最为脆弱和敏感的部分。 

  在日本方面看来,1965年签署的《日韩基本条约》已妥善解决了“慰安?#23613;?#21644;二战劳工赔偿的问题,朴槿惠政府也曾与日本达成协议,通过由韩方设立、日方出资的基金解决“慰安?#23613;?#38382;题,对二战时期韩国劳工的补偿问题则由韩国政府出资解决。不过,文在寅上台后改变了朴槿惠政府就上述问题的立场,认为协?#27135;?#20047;合法性,要和日本就道歉和赔偿重新谈?#23567;?/span> 

  在日本法?#33322;?#36830;判韩国二战劳工的对日赔偿案败诉的情况下,文在寅总统与韩国最高法院就韩国二战劳工起诉日本相关企业的案件判决立场一致,认定新日铁、三菱重工等在韩国的日本企?#31561;?#36127;有对韩国二战劳工的赔偿责任。在日本有关企业拒绝接受判决后,韩国最高法?#21512;?#20196;扣押了日本企业在韩国的部分资产,用于偿还这笔“历史债”。?#28304;耍?#26085;本方面指责韩国此举违反了国际条约。 

  原本外界寄望于在日本大阪举行的G20峰会期间,日韩首脑能通过会晤缓和日益恶化的两国关系,但事与愿违,安倍晋三首相除了在?#38431;?#21508;国首脑的仪式上与韩国总统文在寅有过略显尴尬的8秒?#28216;帳滞猓?#25972;个峰会期间再无日韩双边的高层互动。这对于一贯将韩国作为外交重点对象的日本而言,是十分不寻常的。 

  随后两国的关系因贸易争端而加剧下滑,近期更因岛屿主权争议和东京奥组委的一些争议而愈演愈烈。2019年8月31日,6名韩国国会议员登上了日韩有主权争议的独岛(日方称竹岛),谴责日方因历史问题对韩方采取的报复措施,要求日本立即纠正相关错误,并对历史问题进行深刻的?#35789;?#21644;道歉,呼吁两国化解矛盾,面向未来开展对话。?#28304;耍?#26085;本方面通过外交渠道向韩方提出了抗议。 

  另外,8月29日,韩国国会通过决议,称曾作为二战时期日军军旗、现?#21592;?#26085;本海上和陆上自卫队使用的旭日旗是“帝国主义和军国主义的象征?#20445;?#35201;求东京?#30053;?#20250;组委会禁止此类旗帜被带进?#30053;?#36187;场用于加油助威。然而,东京奥组委和残奥组委于9月3日以旭日旗在日本国内广泛使用,悬挂该旗?#26087;?#24182;非政治宣传为由,拒绝了韩国的要求。一旦2020年的东京?#30053;?#20250;赛场上,旭日旗大量出现,尤其是出现在韩国运动员参与的?#28909;?#20013;,势?#20127;?#23548;致日韩双方历史和民族矛盾的激化。 

  目前,日韩民众对对方国家的好感度直线下跌,韩国国内出现了抵制日货的运动,韩国一些地方政府和议会的决定更加剧了这种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9月6日,韩国首尔和釜山的市议会作出决定,将包括三菱重工、三菱电机、尼康、松下等284?#20197;?#20108;战期间强迫朝鲜半岛劳工生产军需物资的日本企业,定为“未曾公开谢罪和赔偿”的战犯企业,并通过条例要求市政府等机构尽力履行避免采购这些企业产品的义务。釜山市还?#24066;?#32473;已经投入使用的产品加贴“战犯企业产品”的标签。日本内阁官方长官菅义伟对韩国方面的行为回应称:“这是基于不恰当、不合理的主张,进行不当指责并在经济上带来损失的内容,?#28304;?#24863;到极为遗憾。”值得一提的是,釜山市议会还通过条例修正案,?#24066;?#22312;日本领事馆前设置二战劳工像。之前,韩国一些民间团体在日本领事馆前设置这类铜像,遭到日方抗议,指责这类行为违反了《日内瓦公约》,促使韩国政府将铜像移走。如今,在日本领事馆前设置二战劳工像有了韩国的地方政府支持,而且很可能有越来越多的韩国地方政府及地方议会效仿首尔和釜山的行动,这恐怕将导致日韩针?#28304;宋?#39064;的外交争议不断升级。

 

当地时间2019年9月1日,在韩国首尔举行的2019年韩日文化节上,日韩两国民众合影留念

  贸易受到冲击 双方报复针锋相对

  2019年7月初,日本认为,韩国对日方向其出口的三项重要的工业材料管理不?#35813;鰨?#29978;至违背了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的制裁决议,?#36152;?#40092;获得了这些有可能被用于军事用途的材料。这其中,氟化聚酰亚胺和光刻?#28023;?#21487;以充当制造雷达、战斗机的材?#24076;?#32780;氟化氢更是可以用于铀浓缩或者制造沙林毒气。为此,日本提出将加?#21487;?#36848;材料的出口管制,将韩国从其贸易出口的“白名单”中移除。 

  韩国方面认为,日本以韩国对朝鲜出口管制不当为由,把韩国?#29992;?#26131;“白名单”中除名,是日方因历史问题对韩国进行的报?#30784;?#23545;于韩国来说,日本采取对上述材料进行出口管制的做法,将直接对其出口半导体存储芯片和智能手机产生影响,而这是韩国的支柱产业。日本所作所为,是以国家安全为由、利用经济制裁达到政?#25991;?#30340;之举。 

  但日方?#24247;鰨?#36825;两者并无关联。日本发现,日本出口至韩国的一些敏感的军民两用原材?#24076;?#34987;某些韩国企业出口到了朝?#30465;?#26085;方曾就?#23435;?#39064;与韩方通商产业部等主管部门联系,希望双方磋商解决,但始终没有得到韩方的回应。日本据此认为,韩国的出口管理制度不完善,而且指出韩国经济部门?#32422;?#21457;布的一些文件也已证实,有部分工业原料因管理不善而流入朝鲜,尽管韩方?#24247;?#30446;前这一问题已经得?#37237;?#21892;解决。 

  ?#23548;?#19978;,与外界的一些误解不同,日本把韩国移出贸易“白名单?#20445;?#24182;不意味对韩国实行禁运,而只是将其在日本对外贸易中的等级下调了一个档次,与东?#23435;?#20110;同一等级,甚至还高于中国。另外,日本对外?#24247;鰨?#36825;样做只是为了建立更严格的管理和审查制度,绝对没有通过限制重要工业原料出口来阻止韩国高科技发展的意图。若韩方对日方的做法不满,完全可通过WTO机?#35780;?#35299;决。 

  韩国最初误将日本的措施视为禁运,非常担心日本的出口管制将对其重要产业带来沉重打击,但日方8月已批准向韩国三星电子公司出口可供半年生产使用的原材?#24076;?#26174;示出对韩国出口的限制并不是绝对的,今后也将视韩国的表现和谈判的进展而决定是否会有所松动。 

  日韩双方曾举行工作级别的会晤来谈判解决?#23435;?#39064;,但收效甚微。7月12日,日韩两国代表在日本经济产业省内召开了工作级别的会议,韩国派出了产业通商资源部的两名官员出席。值得注意的是,不知是否有意为之,日本布置的会场狭小而简陋,双方参与磋商的官员甚至省去了寒暄问候和交换名片的过程,连握手?#26041;?#37117;略去了,而这也预示了这场耗时5个半小时的会谈不欢而散。最终,出席会议的韩国官员对日本方面的立场“完全无法理解、无法信服、无法同意”。 

  在外交磋商毫无进展的情况下,韩国方面对日本采取了针锋相对的报复措施。在8月28日日本正式将韩国移出贸易出口“白名单”后,9月18日,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宣?#36857;?#23558;日本移出韩国出口的“白名单”。韩国决定将贸易伙伴从原来的甲、乙两类调整为甲1、甲2和乙三类,享受出口?#20013;?#31616;化待遇的甲类一分为二,甲1类待遇与原甲类相同,日本是韩国原有29个甲类贸易伙伴中唯一被降为甲2类的,对其的出口管制力度与乙类大致相当,不同之处在于豁免申报所需的部分材料和战略物资的中介贸易审查。未来,韩国企业向日本出口战略物资时,申报和审批流程需要15天,大大超过目前的5天。同时,企业还必须单独逐一申请审批,每项需向政府递交的材?#29616;?#26126;也从原来的3份变为5份。 

  可以说,韩方此举是为日本“?#21487;?#23450;制”。在解释出台这一规定的缘由时,韩方表示,此次修订《战略货?#26041;?#20986;口告示?#20998;?#22312;加强出口管理并改善制度,针对运行有悖于国际和平和地区安全的国际出口管理体系,难以进行合作的贸易伙伴,加以另行分类。值得注意的是,韩国方面?#24247;鰨?#22914;果日本政府提出要求,韩方愿意随时开展对话,为两国解决贸易争端预留了谈判空间。 

  地缘?#38382;?#38590;料 日韩应重合作大局

  从目前的情况看,日韩双方的贸易争端?#32422;?#38169;综复杂的其他矛盾想要在短期内解决,是非常困难的。韩国曾经寄望于美国进行?#26377;?#20419;使日本改变对韩国加强出口管制的决定,韩国外长康京和也当面向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达了相关诉求,但是美国并没能如其对外宣称的那样“维持日韩之间的?#25276;?#20851;系”。 

  8月22日,韩国宣布废除与日本的《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这对美国一直努力促成的美日韩三方军事合作是一个重要的打击,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对日韩关系的恶化表示非常失望和担忧,但是这依然没能改变韩国的决定。受此连带影响,日韩之间的军事合作全面受到冲击,原定于8月底举行的日本陆上自卫队与韩国陆军的交流互动被取消,而10月日本海上自卫队三年一次的阅舰式?#37096;?#33021;不邀请韩国海军参?#21360;?/span> 

  军事关系的下滑,表明?#35789;?#32654;国出面干预,依然难以弥补日韩之间愈?#29992;?#26174;的?#25276;郟?#32780;这对于东亚地区的地缘政治态势有着相当重要的影响,尤其是在半岛问题处于关键敏感阶段、朝美谈判?#20013;?#22788;于僵局难以破解的当下。 

  如果说从军事安全的角度,美国极力促和的行动难有成效,那么从经济合作的角度,中国的协调将会有怎样的结果呢?无论对于中国?#25925;?#26085;韩两国,2019年都是东亚合作重要的一年,《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经过多年艰苦的谈判,终于到了即将收尾的阶段,而作为引领东亚经济一体化的核心,中日韩三国的自贸协定能否尽早达成,具有显著的示范意义。如果日韩因为各种矛盾而影响到东亚整体经济合作的大局,那么将是历史性的遗憾。 

  目前焦灼的中美贸易摩擦对日本和韩国的经济都造成了较大影响。近期,日本股市出现大幅下跌,日元汇率升值影响了日本的企业出口和旅游业,丰田、索尼等日本出口?#25512;?#19994;因此遭受巨大冲击,中国游?#36879;?#26085;旅行和购物也有所减少。而根据韩国方面9月初公布的数据,8月韩国对中国的出口同比下降了21.3%,导致其整体对外出口下降了13.6%,这对于出口导向型的韩国经济而言是沉重的打击。美国对中国加征的关?#22467;?#23545;日本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厂商和韩国的半导体产业的冲击尤为严重,中日韩必须通过加强合作,?#38047;?#36152;易战带来的影响。 

  值得期待的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刚刚调整了内阁名单,有望在外交政策方面进行一定的调整。另外,10月即将举行日本新天皇的登基仪式,韩国总理李洛渊将出席,日韩有望通过高层会晤缓和剑拔弩张的关系,扭转愈发令人担忧的局面。更重要的是,2019年年末中国将举行中日韩三国首脑会晤,届时有望实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韩国总统文在寅的双边会晤,两国领导人直接坐下来当面解决双方之间的问题,有助于维护东亚地缘政治的稳定并促使双边及多边合作的顺利展开。希望日韩双方都能理性地?#28304;?#23616;为重,为地区和平与繁荣多做积极的贡献。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

e世博21点赌博 爱玩斗地主有没有挂 网上真人棋牌平台官网 让分胜负什么意思 电玩城捕鱼游戏 324444抓码王高手论坛l 981棋牌手游官网下载 任九推荐历史记录 排列5走势图表 k8彩票苹果 河北快3遗漏